為了增加臺灣原住民藝術家互相交流的機會,Pulima藝術節除了展出本屆獲獎的藝術作品,也邀請臺灣知名原住民藝術家共同展出。藉由兩年一度的藝術盛會讓藝術家們彼此切磋砥礪,激盪出更多創作靈感。

 

今年Pulima藝術節的展覽,邀請到第20屆國家文藝獎得主撒古流.巴瓦瓦隆(Sakuliu Pavavalung),以及兩屆Pulima首獎得主林介文(Labay Eyong),於台北當代藝術館展出他們的作品。

 

 

爺爺點燃的不是菸,

是希望

 

來自屏東縣三地門鄉大社村達瓦蘭(tjavadran)部落的排灣族藝術家撒古流,生長在部落的工藝家族malang世家。「Malang」代表「美的釋放」,撒古流年少時,即開始追尋自身的族群歷史,並將長年部落生活的經驗做系統性的蒐集與整理,一點一滴地透過自己的雙手釋放部落生活之美。「Sakuliu」是排灣族語「箭頭」的意思,指兩軍僵持對峙時,起身衝出去的人。撒古流作為一位文化實踐者,背負著名字帶給他的使命,多年來致力於延續族群文化,創作出繪畫、雕塑、建築、裝置藝術等作品,並扮演思想啟蒙的角色,影響許多後起之秀,是當代臺灣原住民藝術深具指標性的重要藝術家。

 

撒古流於台北當代藝術館入口形象區展出的作品《點菸》,結合雕塑裝置及錄像投影。創作的理念,源自1970年代達瓦蘭部落派出所前廣場的榕樹下,掛上了部落裡的第一盞燈泡,那明亮而溫暖的光線吸引許多族人的目光。一位老人站在板凳上,舉起菸斗對著燈泡欲點菸。

 

年輕人告訴他:「阿公,那不是火,是燈。

奇怪!這個像雞蛋那麼大、那麼亮、竟然不能點菸?

 

阿公的納悶反映出,當現代文明進入部落時,面對生活型態的改變、族群文化的失落,所產生的矛盾與困惑。在五光十色的現代文明照射下,傳統文化如枯葉般凋零,該如何在文明的衝擊下,保有自身文化的價值精神,不只是達瓦蘭部落的課題,也是全人類須面對的省思。看著老人點菸時滄桑而挺拔的姿態,也許撒古流已得到些許答案。

 

 

編織出

發自內心的生之喜悅

 

我得先動手,知道材料的感覺,才能慢慢建構」、「我從不畫圖,圖一定是騙人的」、「我的東西很有機,要不斷疊上去。」來自花蓮縣萬榮鄉紅葉部落的太魯閣族藝術家林介文,身體感官的直覺先於思考,厭惡束縛與體制框架的她,將實驗性臨時空間的研究,結合早期習得的金工技藝與現成物的概念,並聯繫太魯閣族傳統的織布文化,以大量複合媒材,直觀且多面向地呈現出其欲表達的主題。

 

在太魯閣族的傳統中,「織布」是成為女人的象徵。對林介文來說,織布不僅僅是創作的媒材,其中更蘊含著身為女性驕傲,以及族群文化的認同。

 

《母地》是由11件軟雕塑組構而成的一系列裝置藝術作品。林介文採用顏色鮮豔的編織品,套用在海廢料、石頭、塑膠圓桌等部落生活中常見的現成物上,以線條連結成各個不同的構造,再利用展場空間的動線規畫,將作品切割成四個相關聯的主題:生命的孕育、誕生的喜悅、死亡的陰影、澎湃的母愛。

 

宛如精子在女體內探索般,走過狹長而神祕的藍色通道,會看見生命誕生繁衍的金色喜悅,以及伴隨而來的死亡陰影。當觀者穿行過以廢棄輪胎編結而成的死蔭幽谷,迎接新生命的到來時,能感受到母親不辭勞苦的哺育辛勞與其中滿滿的愛意,鑽出溫暖的腿間,彷彿重獲新生!

 

愛越來越多,作品也越來越大,成為母親的林介文,在餵養幼兒的過程中,激發出對生命的熱情與省思,在《母地》中表現的淋漓盡致。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