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候我們常認為最壞的時機,也是最好的時機,這裡面多少蘊藏著一些期待。有人總是怪運氣不佳?沒遇到貴人相助?這些似乎都取決於一個人的信念。事實是不是如此,有時真的很難預測。到底是最壞的?還是好的?其箇中感受實耐人尋味。

 

一個時代的好壞要如何評斷,確實很難。因爲這涉及到國家,也涉及到個人的感受。有人說,我過得好好的,也有人認為過得很苦。執政者認為經濟有好轉,最清楚地或許是最基層的斗民,因爲他們最了解自己所處的生活環境,每一項收入的好與壞,都會直接影響他們的生活。有人說,台灣是一個獨立的國家,也有人認為,台灣必須仰賴中國的經濟才能生存,根本無法和中國大陸做切割。這種在世上的任何論述都有,但就是彼此無法說服不同立場的人,這就是民主的時代、民主的國家。因爲在民主的國家裡,都有不同的意識形態,這種意識難以改變,只能尊重,只有在有共同的意識時,才能發揮及凝結成不可忽視的力量。

 

臺灣在1987年解嚴,過去30多年來,原鄉移居都會的人口未曾中斷過,桃園市的原住民人口達到7萬5千人以上,即將超越臺東縣的原住民人口。原鄉人口的移居都市大家都知道是因爲原鄉就業機會少,是不得不的選擇。而部落過去所形塑的「生命共同體」共識,到現在是不是還存在著?事實上是存在著,只是環境因素改變了族人對生活的體認,而交通的便捷也是影響原鄉發展的因素之一。

 

這些年,有許多部落因為對文化傳承上的擔憂,而積極地落實及實踐族群的文化,尤其是出生在都會的年輕一輩族人,每年的豐年祭都會回到部落參加,這一點都是重要的改變,也是展現對自己文化的認同。

 

臺灣是一個多元族群融合的國家,大家彼此和平的相處及生活在這個島上,儘管國際間的局勢對我們並不利,但是我們仍然過每一天。這個時代到底是好,還是壞?對原住民來說,我不敢說是宿命,但至少族人都很認真的過日。最壞的時代,也是最好的時代,管它什麼政治、選舉、政黨,那只不過是個橋段而已,終究還是回歸到你要如何面對生活,創造自己生命的價值。

 

財團法人原住民族文化事業基金會 代理執行長

章俊博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