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封面故事
  2. 跨出不一樣的路
  3. 日常最為美好 到沒有遊客的地方體驗部落真實

文/游苔 圖/好.日常提供 插圖/林家棟


原視界 2020-09-15

沒有原住民身分,並不影響旅行新創團隊「好.日常」帶領遊客感受部落生活的滿腔熱血。團隊成員與返鄉部落青年合作推出遊程,真實走入部落,與族人度過兩天一夜的山林生活。

搭乘「山地法拉利」貨卡車進入海岸山脈的蓊鬱山林之中,接著在森林行走約3個半小時抵達獵寮。這裡沒有空調、沒有網路,但有大自然的微風與蟲鳴鳥叫,還有隨機發現的山豬腳印、山羌排遺,一堂生態課程於焉展開。

 

這是旅行新創團隊「好.日常」推出的「磯崎古道尋根」行程。半世紀前,花蓮海岸線的原住民至縱谷交換買賣物資,循著磯崎翻山越嶺穿越海岸山脈;如今,隨著族人向平地遷徙及海岸公路開通,人跡杳然的古道便逐漸被族人淡忘。

 

「再不去找,就沒有人找得到這條路了。」好.日常共同創辦人柳翔元說,大約2年多前,花蓮縣豐濱鄉磯崎社區發展協會將耆老與在地青年的力量結合,在荒煙蔓草中找回這條充滿歷史的古道,並在隔年重新搭建一座獵寮(taluan)。好.日常的夥伴們也參與了這段過程,在取得部落族人的同意後,推出「磯崎古道尋根」旅程,帶領旅人跟著耆老走進山林,體驗撿柴生火、採集藤心、製作陷阱的獵人生活。

 

 

回頭客超多!

與部落磨合半年才推出行程

 

好.日常創辦人劉展倫在旅遊產業當了8年的領隊,有感於團體旅行經常流於快速的踩點與打卡,忽略旅行地的美好文化,因此在2018年與兩位夥伴創立以「部落旅行」為主打的旅行平台「好.日常」,讓每一場行程都是貨真價實地深入部落,與當地族人產生深度連結,不會走進名產店、沒有造訪網美打卡點,更與豪華舒適的住宿完全絕緣。

劉展倫舉辦的第一個本島部落行程是嘉義阿里山鄉的特富野山林見習行程,他邀請高中同學柳翔元共同參與,由於彼此對「改變旅行文化」的想法相近,柳翔元便也加入團隊。特別的是,好.日常的4名成員都是參加行程、取得認同後,才進一步合作,且全部都是20歲出頭的年輕人。

 

現在,好.日常的臉書粉絲專頁、IG帳號分別擁有1.1萬、1.3萬個粉絲。固定開團的4個體驗行程為花蓮「磯崎.山海.獵人.古道尋根」、嘉義「特富野.山林見習」、南投「瑞岩.天空之城」,以及夏季限定的「蘭嶼.達悟.人之島」。幾乎每個月、每個行程至少都會出團1次,精緻路線讓好.日常擁有超高顧客黏著度,有的旅客萍水相逢結為好友,竟全團複製原班人馬報名其他行程。「參與過4條部落旅行的客人,還能獲得我們的獨家項鍊!」柳翔元指著自己胸前的木製項鍊,是由好.日常客製的一把縮小版太魯閣族獵刀。

 

走進部落

體驗原住民的山林生活

 

有趣的是,好.日常僅有1位成員為原住民,但這並不阻礙他們探索原鄉文化的決心。一般旅行社規劃行程,經常是一通電話就能敲定細節,但好.日常至少會花上3至6個月找出部落特色,再對外推出行程,並盡量採取在地採購。

 

鄒族的高駿逸(atai yatauyungana)便是好.日常在特富野部落的重要聯繫人。高駿逸在阿里山鄉讀完國中後便至都市半工半讀,日子過得茫然;退伍後回到家鄉,因八八風災受困山中1個月,這段與世隔絕的日子讓高駿逸自我省思,開始向耆老請教部落歷史,才知道原來自己的祖父曾在部落祭儀扮演重要角色,更加深他學習鄒族文化知識的決心。

 

兩年前,高駿逸與好.日常搭上線,合作推出兩天一夜的「山林見習」行程,沒有僵化固定的行程,而是依照環境的變化彈性調整。在部落導覽後,他帶領旅客們走入山林,一草一木都是他的部落講堂,像是山林常見的植物小蛇菊,特富野部落稱之為「tapanzou」,但達邦的說法則是「tapannou」,抑或是各部落祭儀曲調的差異,高駿逸從生活的小細節出發,讓來自城市的旅客能領會每一族群、部落的文化獨到之處,並了解鄒族人對大自然的敬仰與尊重。「遊客來到山上,因為他們不懂,反而容易做出冒犯部落的舉動。」高駿逸認為,觀光活動產生的衝突,源自遊客對原住民族文化的不理解,而深度體驗部落文化,便是讓大眾與原住民拉近距離的方法。

 

除了特富野部落,其它旅程也以同樣的模式運轉。像是在蘭嶼,旅客們不僅僅是騎著摩托車環島,而是捲起褲管走進芋頭田,在摘取芋頭的同時,認識達悟族人的飲食文化與歲時祭儀;穿梭古道磯崎是獵人的日常,旅客在此學習到一包鹽、一把刀就能在山林生存的強大技能;到了天空之城瑞岩部落,能實際製作一把口簧琴,在獵寮中聽著泰雅族的古調遙想當年的生活。

 

好.日常的每一個行程,都是與部落耆老、青年長時間鑽研、討論後才推出,為的是讓旅客能深刻體驗部落日常,而非只是走馬看花的觀光遊覽。

芋頭是蘭嶼的重要作物,好.日常會帶領遊客赤腳踩進田裡,感受自己與土地的連結。

 

取得信任

部落給予家人般的溫暖

 

「最困難的是取得信任。」柳翔元說,部落文化旅行的行程拿捏必須小心謹慎,稍不留意便可能踩到紅線,產生消費原住民文化的顧慮。舉例來說,柳翔元有一次在臉書張貼一張部落祭儀的照片,從攝影師的角度看,這是一張具有力與美的照片,但畫面中族人的動作與祭儀的關聯卻不大,看在族人眼中,便會有這張照片是否能代表祭儀的疑慮。

 

柳翔元得知後立即將照片從社群網站下架,此後重大活動的照片,柳翔元都會讓部落長輩先過目確認才對外公開。溝通工作雖然繁瑣,卻是必經之路,尤其每一部落的文化與性格不盡相同,好.日常堅持面面俱到,以傳遞最切實的族群面貌。

 

最困難的任務,卻也是感動的來源。「我在磯崎認了一個乾爸爸。」柳翔元分享,當族人對好.日常團隊產生信任,他們願意給予的愛濃烈得宛若家人,彼此對於行程付出的心力,遠超乎商業利益的買賣關係。

 

創業時,原先只是想以部落文化作為深度旅行的起點,卻在一次次的行程中感受到原住民文化的美好,因而不由自主地繼續深入挖掘,串起部落與城市之間的連結。或許,好.日常團隊才是部落生活的頭號粉絲呢!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