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封面故事
  2. 跨出不一樣的路
  3. 踏進幸福路上 攜手面對部落與認同的雙重考驗

文/游苔 圖/林志豪提供、徐明正


原視界 2020-09-15

林志豪與謝政義是返回部落創業的都市原青,在交往1年半後步入禮堂。面對彼此族群對同志婚姻懸殊的觀念,他們以聆聽、同理,並且尊重的態度攜手面對。最後,雙方父母皆出席婚禮,這場婚禮顯得更加別具意義。

從臺東市區往南行駛約1個小時的車程,即可抵達南迴公路以溫泉馳名的排灣部落金崙,林志豪(usan)與謝政義(basagala)正在他們共同經營的民宿「打個蛋海旅」接待客人。

 

林志豪與謝政義在2020年5月結婚,他們在部落的一棟民宅擁有自己的家。婚後的生活一如往常,忙碌穿梭於民宿與咖啡店之間;偶爾空閒時間,他們會穿越店附近的涵洞到金崙海灘,在壯闊的太平洋前頭一起堆石頭。兩個人、一隻狗與一隻貓,他們的相處甜而不膩,平靜踏實。

 

回到部落的都市原青

相似的生命軌跡擦出火花

 

「其實我從來沒有想過會跟原住民在一起耶!」林志豪話才說出口,政義也立刻附和:「我也是!」語畢,兩人互看1秒,笑彎了眉眼。

 

林志豪的爸爸是阿美族、媽媽是排灣族,讀國小時跟著父母搬離金崙到臺中求學,長大後就待在臺北從事飯店業工作。6年前的部落收穫祭,林志豪驚覺自己除了身上流著的原住民的血液,對原住民族文化一無所知。於是,當父母決定回鄉養老,林志豪也跟著回到金崙創立民宿「打個蛋海旅」,這兩年又接著在民宿附近開設咖啡廳「力卡咖啡」,創造更多青年在部落就業的可能。

 

來自臺東達魯瑪克部落的魯凱人謝政義,則是自軍職退伍後,回到部落協助父母以自然農法耕作,在兼職的飯店課程中與林志豪結識。相差6歲的兩人,相遇前的人生經歷雖然沒有重疊,但卻有著相仿的軌跡──在部落成長、到都市中求學、工作,最後回到部落。投契的互動很快讓兩人走在一塊,交往1年半後,恰逢同志婚姻專法通過,雙方決定步入婚姻。

 

「他是個無論什麼時候都能保持笑容的人。」林志豪說,與謝政義在一起可以感受到源源不絕的快樂,兩人過去都有長達10年的感情經驗,彼此都更清楚自己想要共度終生的對象是什麼模樣。政義也說,雙方父母都知道彼此存在,相處時的自在與舒坦,確實讓人想要進一步擁有實質婚姻關係。

 

 

用柔軟身段聆聽

家族長輩意見

 

無論哪一種性別認同,婚姻都是兩家人、而非兩個人的事。當談到雙方的婚事,來自父系社會的謝政義立刻遇到不小的阻礙。母親對同性婚姻本就不贊成,父執輩給予的壓力更是排山倒海,最棘手的則是謝政義的大哥堅決反對,他挑明地說:「你們可以在一起,但結婚想都別想。」這也讓謝政義母親更加擔心婚禮會引起家人失和。

 

法令雖然給予多元性別認同族群結婚的權利,但人的想法與觀念卻不是三讀之後就會逕行轉變。「為什麼你們可以結婚,我就不行?」謝政義坦言,他也曾經感到挫折,生長在大家族、與家人們感情緊密,雖然在外頭可以勇敢地做自己,但內心還是渴望得到原生家庭的祝福。

 

在低潮時支持謝政義堅持下去的,是林志豪和其父母。因林志豪的排灣族長輩較接受多元性別的觀念,加上林志豪的父母很早就知道孩子的性別認同,當林志豪告訴母親自己的結婚計畫,母親不但不驚訝,甚至還主動提議:「很好啊,我們是不是找個時間去政義家呢?」當林志豪的奶奶見到政義,更是欣喜地摸著謝政義的臉說:「這孩子長得好漂亮!」

 

林志豪一家的翛然與從容,讓謝政義有更多勇氣面對自己的家族難題。林志豪陪著謝政義將喜帖送給部落長輩告知婚訊,即使意見不合仍舊彎下腰桿聆聽長輩的想法。有的長輩顯得錯愕、有的長輩語重心長地訴說擔憂,當彼此的態度不再劍拔弩張,謝政義發現,長輩只是出於擔心兩人日後會因性向而遭到歧視,並非惡意反對,還有些親 友聽聞喜訊,也主動捎來打氣與祝福。

 

另一方面,宗教因素往往也是族人反對同志婚姻的根由。為了讓雙方父母對婚禮更有信心,林志豪還邀請臺北同光長老教會的牧師到臺東與雙方父母分享聖經,強調所有人都值得祝福,不必擔心同性婚姻與信仰牴觸。這場會面讓謝政義的母親吃下定心丸,雖然無法衷心支持同志婚姻,但基於對孩子的愛,他願意跨出第一步,出席祝福孩子的婚禮。 

 

「無論是支持還是反對,靜靜聽完他們的想法,然後說一聲謝謝,我認為是很重要的事情。」謝政義面對長輩時的腰桿之低、身段之軟,讓林志豪深感佩服,也更明瞭謝政義想與自己成家立業的決心。

 

 

雙方父母聯袂出席

圓滿的原住民同志婚禮

 

兩人的婚禮挑在2020年5月20日,象徵「愛你愛你我愛你」之外,也是特意選在平日,給予反對同志結婚的親友一個不到場的理由。

 

同樣具有原住民身分,兩人堅持婚禮的參與者都得穿上族服。小時候就學過刺繡的謝政義,遵循魯凱族傳統,花了好幾個月的時間,替林志豪親手縫製族服,這也是在都市長大的林志豪擁有的第一件手縫族服。謝政義的巧思不僅於此,他還親自在部落採集花和野草,編製兩人頭上華麗的花環,他開玩笑說:「因為打赤腳比較矮,我們要靠花環長高一些。」

 

 

為了讓兒子的婚禮傳遞最完整的族群精神,兩人的母親分別帶著他們手作的點心──魯凱族特有的芋頭阿粺「拉嘎拉嘎」及阿美族的糯米飯「哈哈」,到場分享給來賓;現場還有許多原住民友人帶來拿手料理共襄盛舉,空前盛況堪稱迷你版的「臺東慢食節」。原訂70位來賓,最後來了上百位,兩人都沒有想到,原來這麼多人理解並支持同志婚姻,更願意現身帶來祝福。

 

婚禮致詞時,謝政義拿著麥克風說出對母親的感激:「我要特別感謝我的媽媽,他克服很多壓力,才站在這裡給我祝福……。」話還沒說完,謝政義不由得與母親在台上相擁而泣,台下的親友也紛紛掉下感動的眼淚。

 

 

用愛綑綁或用愛化解

全在一念之間

 

為林志豪和謝政義證婚的牧師說,同志婚姻合法上路後,他已替26對同志伴侶證婚,但這卻是第一場雙方父母都出席的婚禮。可以看出法令解套後,仍有許多同志伴侶依然難過家人這關。

 

婚禮過後,過往未必會打招呼的鄰居,現在也願意給予祝福。每逢親友聚會,他們不僅牽著手出席,還能大大方方地介紹彼此:「這位是我先生!」家人間隱晦難解的結,現在也漸漸地化解、消除。

 

「我希望我們的故事能帶給還在外面流浪的孩子一些正能量。」林志豪說,許多人因為性向而害怕、逃避面對親子關係,但親情之所以令人感到束縛或綑綁,那都是源自於愛,背負婚姻的責任、充分理解家人的態度,都是必須的工作。畢竟,無論是任何性別認同或族群,婚姻都不是童話,而是現實生活的考驗。

 


相關文章